混在人群里进去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15 13:42    次浏览   

此时,从南昌开往成都东的d2237次列车已经停在4号站台,站台上的显示屏显示,该列车将于12点12分从汉口站开出。动车车厢外没有工作人员检查车票,记者3人顺利上车。

记者并未按要求出站,工作人员也未强求,但外报男记者却被巡视员及一名工作人员从旁边的闸口遣送出站。

昨日上午11点50分左右,本报记者同两名外报同行经过汉口火车站站前广场,一名身穿黄色棉衣的女子主动上前询问“是否要坐火车”,买不到票的话,她有办法帮忙进站,只要在票面价格的基础上再加50块钱。记者感到奇怪,便称要去荆州,女子连说“有办法”,并将记者3人带到一处地下通道的楼梯口处。此处站着另一位戴帽子的中年女子。

黄衣服女子对中年女子说,“这三个人要去荆州”。中年女子向记者解释,50块钱是进站的服务费,“他们在里面有人,保证能上车”,进站上车后,自己再找列车长补票。谈价格期间,中年女子接起一个电话,并从兜里拿出一张白纸,上面写的全是列车时刻及到达站点的信息,沿途经过站点包括天门、潜江、荆州、重庆等地,且都为动车。

被带出站的男记者再次找到“熊猫妈”时,她已很不耐烦,并决定亲自出马,带领外报男记者一路赶往南2进站口,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安排“业务”。

记者三人给了女子150元钱,中年女子叫来一名身穿黑衣服,看上去20岁左右的年轻男子,男子给记者三人一人一张火车票和身份证,并带领记者一路小跑前往位于地下紧挨地铁站的南2检票口。

按照上次的方法,记者跟随“熊猫”来到南2进站口前。此时,进站口比此前多出了一名戴眼镜的人员,其衣着与窗口人员不同,看起来是站内巡视人员。记者将车票及身份证递给检票人员,电脑显示“未到检票时间”,工作人员要求记者从旁边的通道出站,晚点再来,同记者一起的另一名外报男记者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

记者注意到火车票是中午12点多汉口开往武汉的短途票,虽然身份证并非记者本人的,但在进站口,记者将身份证及火车票递给工作人员验票后,顺利进站,未遭到任何阻拦。一同进站的一名外报女记者拿的是一位男子身份证,也顺利进站。

进入候车室,在东2、东3检票口检票的d2237次列车已经开始检票,带记者进站的年轻男子称,混在人群里进去。东2东3检票口两边是人工检票通道,中间是检票闸机,记者3人在人群中,未出示车票,在东2检票口人工通道顺利进入站台。见记者顺利进站,年轻男子转身跑开。

到进站口后,“熊猫妈”直接将火车票和身份证递给检票人员,并将外报记者推进了安检口。这时,“巡视员”已不在现场,之前将外报记者送出的工作人员就站在一边,看着他进去,但并未说什么。

从火车站出站口出来后,记者以“被工作人员发现不能上车”为由,在站外找到戴帽子中年女子,送记者进站的年轻男子正在通道出口玩手机,听闻送客失败,一旁的另一名中年妇女埋怨起来,她看起来像这个队伍的“领导者”,“叫你把别个一直送过检票口,你又偷懒!”年轻男子极力辩驳,争执中记者听到,他对这名妇女的称呼为“妈”,而周围的人称这名年轻男子为“熊猫”。

年轻男子同记者聊天时称,进站被拦下来的记者三人是第一例,“六七十岁的老人都能走进去”。昨天一上午,他就已送几十人顺利进站,但也深知其中的风险,“抓到了会被拘留15天”。

放下电话后,女子要求记者3人先给钱。但记者质疑“给了钱,你跑了,不带我们进站怎么办”,中年女子称,“我天天在这里,过年过节的,还骗你这几个钱,今天上午都送了好多人进去”。

随后,“熊猫妈”从口袋里掏出一大叠车票和身份证,选了三张分发给记者,叫“熊猫”再带记者进站。记者发现,此次的车票,仍然是汉口至武汉站的短途票,票价还是9.5元,发车时间为下午6点1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