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上后期投入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8-09 12:20    次浏览   

“考虑到老人孤独一人在家不安全,我们兄妹就商量帮母亲找个条件好的养老院,让老人安度晚年。”严先生说。

福清民政局有关人士表示,这些家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以照料生活为主,类似于午托形式,白天可以在服务站,晚上则必须回到各自家中。“无偿和低偿的服务对象仅39人,其他都是有偿对象,但这些群体流动性大。”

另外,相关人士还表示,日前,福清金桥老龄综合服务中心与台北市福清同乡会签订闽台首个民间养老合作协议,这意味着福清市将引进台湾方面先进管理理念和经营模式,合作兴办养老机构。(东南快报 记者陈钦祥文/图)

福清一家民办托养院院长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托养院前期场地租金、设备、人员等成本需三四百万元。以100个老人护理费平均每人每月1800元计算,这基本只够维持日常的运营成本。而短期内回笼投资成本基本不可能,加上后期投入,这方面的资金需求则更大。

“福清人不缺钱,他们缺的是有医疗有康复有娱乐和生活设施完善的养老场所。”上述人士表示。

“资金问题,人才问题,很大程度上制约了福清的养老事业。”这个观点,在记者的采访中获得许多业内人士的共鸣——缺乏资金缺乏人才,服务很难上档次,这使得许多不少老人不愿意住进养老院,从而导致养老院经营举步维艰,后期投资无力。

对于这样的呼吁,民政部门相关人员坦承,只能通过努力一步步来完善。“针对老年人口不断增加的现状,福清市相继在城头、东张等镇新建、改建和扩建了15个敬老院。同时,先后建成36个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

作为全国著名的侨乡,福清人有着悠久的出国务工历史。

另据记者了解,福清一流养老院几乎是空白,还可能跟目前福清审批民办托老院仍未真正放开,审批手续十分麻烦有关系,“此前福清递交申报了30多家,最终审批下来的才一两家。”有关人士表示。

一位熟知国家养老政策的人士告诉记者,按照国家规定,养老院的总床位必须达到老年人口的2%。“在福清,即使把敬老院、光荣院和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的床位都算上,也只有上千张,约占老年人口的0.67%。数量上严重不足。”

“这还只是一般水准的资金投入。”据介绍,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市场上都出现一流的养老院:每个房间均配有电视、电话、空调、独立卫生间、呼叫系统等多种设备,提供健身房、阅览室等公共活动区域,构成了一个功能齐全的学习、生活、娱乐全面保障体系。

乡镇敬老院未来或向普通老人开放

业内称:空巢老人破十万

而在质量上,上述人士称,国家规定,养老院的每间卧室不宜超过3人,每人使用面积不能小于6平方米,必须设有起居生活、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多项服务设施。同时,养老机构的护工与老人的比例应控制在1:5以内。“显然,福清这方面也是远远不足。质不行,量不够,这让大家很是纠结。”

庞大的出国基数下空巢人数比率剧增

“我们社区约有四五十位空巢老人,但很多人都不来。”金墩社区相关负责人说,平时服务站里也只有零星的几个老人。

“这样的养老院在福清肯定是很受欢迎的,即使再贵,一样有人愿意住进来。但是,这样的资金投入是海量的,不是一般的企业可以承受。”

总床位只有上千张每间卧室住七个人

“这种午托性质的养老服务站很难满足老年人的需求,晚上必须回家过夜也很难让他们的家属安心。”业内人士表示,“排除这些,在福清真正能让普通百姓选择的,只有两家民办托老机构。”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业内人士表示。

养老院陷恶性循环

缺资金缺人才缺政策服务质量难以上档次

在福清,与严先生有同样需求的市民不在少数。据福清侨办提供的数据,目前福清出国总人数为90余万。“这些是官方正规统计的数据,如果加上几年前通过非官方渠道出国的人数,估计能达到100多万,而目前福清的常住人口为120万,国内与出国人员的比率差不多能达到1比1。”

对于养老院的市场需求,很多人都看到了其中的商机。据记者了解,在托老费用方面,目前福清托老机构全护理费用在1600—2500元/月不等,部分甚至突破3000元。

但据记者了解,敬老院和光荣院,针对的群体是五保户、复原老军人等特定人群,普通老人只能选择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或者民办托老机构。

在庞大的出国基数下,福清空巢老人的比率剧增。目前福清60岁以上老年人口,官方数据约为17万。“按照2007年的统计数据,福清的空巢老人约6万人。而按照2012年国家老龄委的统计,目前空巢老人的比率呈逐年增多的趋势,已经占老年群体的一半左右。这个比率,福清应该更加严重。依据这个来估算,福清的空巢老人预计超过10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

严先生是福清江阴镇人,目前一家人都在南非做生意,开有一家规模不大的超市,最近特地从南非飞回国。

“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看起来数量有36家,条件也不错,但愿意去的老人寥寥无几。”一业内人士称。

事实上,福清的各类养老服务场所已经达到了近60家,其中包括17家乡镇敬老院、1家光荣院、36家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以及已审批的2家民办托老机构等。

而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作为著名的侨乡,福清出国人数,仅官方统计数字目前就达到90余万。其中,基本为青壮年,留下了难以估量的空巢老人。这些老人该何去何从,不仅仅是坊间的争论,也引起了官方的重视。

然而尽管如此,多数养老院都抱怨称目前“举步维艰,负债经营”。

昨日,记者在一家名为金墩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看到,这里虽然娱乐室、阅览室、棋牌室、谈心室等一应俱全,但却空无一人。

同时,福清市还计划在城区7个街道规划设立5家托老服务机构,在17个镇设立托老服务机构,并欲规划建设福清市社会福利中心等,届时,或许能一定程度上缓解养老市场的需求。

民政局有关人士表示,对于一些乡镇敬老院,未来设想将寻求与民办机构合作,在满足那些特定人群的基础上,也让更多的普通老人可入住。

破解

不久前,福清市老年医院里,一名七旬老人从三楼宿舍窗户坠亡。据院方介绍,之前该老人曾三次试图轻生,死因疑为自杀。老人的遭遇在福清坊间引起诸多同情,据记者调查了解,目前福清尚无真正意义上的养老机构。

“我去南非五年了,这是我第三次回国。”严先生说,一家人一年到头都忙着打理超市,一年还不会回国一趟。除了他之外,其他三个兄弟姐妹及亲戚也都在南非、阿根廷、日本等闯事业,福清老家只剩下一位年迈的母亲。

七旬老人坠亡事件发生在其中的一家民办托老机构——福清市老年医院。在这家机构,因为受到场地等因素限制,一栋三层楼的住院楼里住满了100多位老人,每间宿舍都住着7个老人,人均使用面积不足3平方米。除了相关配套的医疗设施外,老人们业余时间一般都只围坐在一起,在大厅看电视。

福清老年医院设施简陋,一个房间住七个老人

养老场所质不行,量不够

对于福清养老事业的现状,业内人士表示,欲求破解之道,首要是政府部门需加大投入,同时需要政府大幅提高对社会办养老机构的扶持政策,并逐步完善硬件设施及人性化服务,真正实现“老有所养”。

同时,人才的缺口也是巨大的。据福清一托养院的毛院长介绍,“前些年,与亲人去美国芝加哥探亲,那边的养老院让人非常震撼!”他说,他们的养老院犹如花园,所有的服务人员都是本科、硕士以上学历。

然而,令严先生郁闷的是,他此前先后找了几家养老机构,发现除了一些养老机构专门提供给五保户特定的群体外,在福清想找一家自己想象中的养老院无比艰难。养老场所寥寥无几不说,一些托老场所只简单地提供吃住的场所,里面的环境及设施等条件也不令人满意,“母亲住了不到一个月,就要求要回乡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