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注意到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8-09 06:29    次浏览   

利差的扩大带来的是套利增加,“中国香港的债券市场、货币市场整体来说不发达,在美国加息、美元利率上升的过程中,原来投资于固定收益或者说是稳定回报的资金向美元转移,港元相应走弱。”中金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陈德霖在3月22日的发言中表示,他相信美国利率上升后可能短期内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水平,届时我们会买港元沽美元,货币基础会收缩,为港元利率正常化提供条件。他再次重申,金管局会保证港元不会弱于7.85,这是联汇制度的设计和运作,大家毋须担心。

数据显示,4月9日,香港银行同业拆息hibor隔夜利率为0.1471%。同期,反映美元资金借贷成本的伦敦银行同业拆息libor隔夜利率为1.7019%。美元libor和港元hibor之间的利差超过1%。

在联系汇率制度下,香港发钞银行一律以1美元兑换7.8港元的比价,事先向外汇基金缴纳美元,换取等值的港元“负债证明书”后,才增发港元现钞。同时政府亦承诺港元现钞从流通中回流后,发钞银行同样可以用该比价兑回美元。在此制度下,货币基础的流量和存量必须有充足的外汇储备支持。

记者注意到,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今年在回答两会记者有关香港联系汇率制度的提问时表示,香港货币等问题上是高度自治的,香港目前实行联系汇率制,后来有一定微调,这都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自己作出的选择,走的香港自己的程序,内地是非常尊重政策选择,我们也尽力量支持香港的选择,香港经济和内地联系最多,但货币和美元联系最多。我们不会对香港财政货币政策作出评论或主张,但香港做出的选择我们一定尊重并配合好。

香港实行的是联系汇率制度,以美元为锚,确定港元的价格。曾经港元兑美元固定在7.8,也就是1美元兑换7.8港元。自2005年开始,香港金管局将联系汇率的区间确定在7.75~7.85之间,以优化联系汇率制度的运作。7.75是强方兑换保证,也就是当港元升值幅度涨破7.75下方时,香港金管局会卖出港元,买入美元。

申万宏源分析师在研报中指出,从短期看,由于保有庞大的外汇储备,香港金管局可以从汇率和利率两个方面出手干预,联系汇率制度仍可支撑。但近一年以来港元汇率持续面临的贬值压力暴露了联系汇率制度的缺陷,即跟随美元市场的资金面利率水平与香港经济增长、金融市场与内地相关性逐步上升的矛盾。长期来看,联系汇率制是否有所变化,将取决于(中国)香港的经济增长与内地和美国相关性的此消彼长。

业内分析指出,美国和中国香港之间利差的扩大是近期港元贬值的主要原因。2017年美国加息3次,今年3月22日,美联储再次加息,利率水平不断上升,而同期由于内地资金南下涌入中国香港金融市场,港元流动性充裕,导致美国和中国香港之间的利差水平扩大。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撰文指出,2017年中,libor大约高于hibor60个点,到了2018年,则拉大到了100个点。这意味着持有港元和持有美元所获得的利息收益要差1%,如果说普通民众对此尚不敏感的话,但商业银行不可能无动于衷,于是,大家纷纷抛售港元,换成美元,再发放美元贷款或者购买美元债券。

来自香港金管局的数字显示,香港于2018年3月底的官方外汇储备资产为4403亿美元,相当于香港流通货币约7倍。

赵庆明进一步指出,当美元走弱的时候,港元可能更弱。“从去年初到现在,非美元是上涨的,美元走弱。美元在走弱的时候,作为影子美元的港元会更弱,这也是一个历史事实。”

“联系汇率制度使得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能够保持稳定。过去几十年美元的地位越来越强大,当下美元的地位也没有削弱,绑定美元促进了香港在国际金融市场的地位。”赵庆明说道。

在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下,港元以美元为锚确定价格。香港金融管理局自2005年开始将联系汇率的区间确定在7.75~7.85之间,当港元升值幅度涨破7.75下方时,香港当局会卖出港元,买入美元;而当港元贬值幅度跌破7.85上方时,香港当局会买入港元,卖出美元。

事实上,从年初至今,港元兑美元一路贬值。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陈德霖3月22日曾表示,美国利率上升后,(港汇)可能短期内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水平,届时我们会买港元沽美元,货币基础会收缩,为港元利率正常化提供条件。

而截至12日晚记者发稿时,最新权威消息证实,香港金管局已买进8.16亿港元,维护港元汇率。今晨,金管局再度入市承接港元沽盘,买入24亿4200万港元。连同昨晚,金管局两次入市合共买入超过32亿港元。